思索了一陣,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標題。

昨夜轉著電視,轉到動物星球頻道,這也是難得的一次,
我主動將電視畫面停留在這一台─因為我看見了史帝夫‧厄文的追思會。

看不到五分鐘,我開始哭泣,眼淚不聽使喚的流著。
鏡頭前他的,用誇張的熱情談著他對野生動物的熱愛,
他說這是他的使命,他的工作。

他拍著一棵樹,說這是1995年種的,
他說之前這塊地,無尾熊所剩無幾,現在你只消一抬頭就可以看見樹上的無尾熊,
可能愉快的享受的她的尤加利樹葉。
史帝夫說:這就是保育。

我真的一直哭一直哭,哭了足足二十分鐘,也就是我看他的追思會的整個時間。

我轉到電視的時候,追思會已經播了超過一半。
始於他的女兒念著給父親的話。小女孩超齡的講演,依然讓我感動,
她說的是要繼承父親的事業,她餵著父親最愛的大象,
有人朗誦鱷魚在哭泣,這是那麼的貼切。如果我是鱷魚,我也會哭泣。

不,即使我不是鱷魚,我還是哭泣。

創作者介紹

攜手一起走的幸福人生

熊熊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